李敖有话说

标签:

  财经频道向往的生活李敖:这本书,是我在中给女儿李文写的书信,前后跨度有2年的时间。我在本书的自序中也提到,我对李文最大的亏欠就是因为我一生麻烦,使李文不能跟我住,不能好好教育她。她出生的时候我就在坐牢了,开始给她写这些信的时候,李文还很小,在台北的美国学校念书,所以我的这些信件中都是中英文混杂的,就是让她能有机会多接触中文。当时在中,是没办法写其他东西的,但是允许每个礼拜写2封家书,400字左右,尤其是写给自己的子女,这样的家书是最容易通过审查的。我就用这样的方式给女儿讲故事。后来出狱后,我就把这些书信集结出版了。第一版已经10多年了,这次出版社联系上我,想再版,我觉得也挺好的,就同意了。而且有趣的是,这些信一度被很多人当成了美国俚语的学习材料。

  记者:在李文的成长过程中提到过这些书信对她的影响吗?儿子李戡、女儿李谌看过吗?还会给他们写信吗?

  李敖:其实写这些信的时候李文还很小,很多内容她当时也不会懂,但是肯定有帮助和。李戡、李谌完全不需要给他们写信了,现在通讯这么发达,打电话、网络沟通啊都很方便。现在恐怕没什么人会写信了。书他们也没看过,现在都在上学,他们有许多书要念。

  李敖:李文经常会打官司,我有时也劝她,不要打那些无谓的小官司,要打就回美国去打。结果她还真把美国总统给告了。虽然这个女儿很横,或者说矫情,但是她也有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的。

  记者:现在还会过问女儿的感情生活吗?前两天看到您在微博上说到女婿“最好不要是阿飞”,怎么有如此一说?

  李敖:哪里敢过问?我都是敬而远之,只要她自己开心就好。说到阿飞,并不是针对人,只是女儿曾吃过阿飞的亏,我们都不愿回首那些过去,我不想女儿再受伤。

  李敖:这个女儿与我相差60岁,根本搞不定。在家里不高兴时会对老爸“又骂又打”。前段时间我要告小S,女儿回来后就骂我,说我让她在学校很没面子。因为同学都很喜欢小S,觉得我告小S就是我不好。

  李敖:我们当时商定,我要上小S的节目5次,现在只上了一次,还差4次呢。小S肯定觉得我这个老头很头痛。(笑)

  李敖:儿子和我很亲密,19岁,正是反叛的年纪,但是我比他“坏”,他坏不过我,我有办法让他我。(得意)

  李敖:其实我有能力将子女都送到国外读书,只是没有那么做而已。一个人的成长是很复杂的,而且因人而异,不一定要随大流,看人家去欧美就也去。我从来没有留过学,但是我的英文并不比那些留学的人差。其实许多父母都认为对儿女的设计会是水涨船高的模式,但是往往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如愿,现在我不想给他们设计太多,只是他们生活的本领。我76岁了,这个岁数都是个祖父级的了,我也就像祖父疼爱孙子孙女那样去讨好他们,经常给他们塞一点钱,哄哄他们。

  “在我经历的场子里,群众对我只是‘与君同醉’,但是在莫文蔚的场子里,群众对她却是‘我为卿狂’”

  李敖:没有,我现在经常开玩笑说我有自闭症,因为每周7天,我有6天是把自己关在山上的寓所里独处。

  李敖:是的,6天。我以前也提到过,就是早晚要分开,因此平常都离儿女们远远的,让他们习惯父亲不在的日子。这6天里,每天会写作16个小时,只睡5个小时。不过,自己也感觉有些吃不消,不住的时候,就随时随地眯一会。今年我的目标是5本书,目前《审判美国》等三本已经出版,还有《你笨蛋,你笨蛋》等两本将在年底完成。

  李敖:趁现在还活着,就要努力超越自己。要让大家看到,今年的李敖和去年的李敖不一样,而明年的李敖与今年的又不一样。我以前就说过余光中,如果他活到40岁死掉了,他还是他,因为多活了40年也没进步。

  李敖:是的,莫文蔚约我去参加她的“回蔚巡回演唱会”,我坐在一个包厢里,亲历了8000人蔚然成风的大场面。在我经历的场子里,群众对我只是“与君同醉”,但是在莫文蔚的场子里,群众对她却是“我为卿狂”。但是我也发现,我在其中是最老的了。

  李敖:我可以自己调侃,但是别人嫌我老的话,我会还击的。用一句话说就是“你们都死了,我还活着”。(笑)

  李敖:太多了,应该有两三千人吧。当然我也不是谁都骂,一般的市井小民我不骂,主要是骂一些做官的。我不喜欢做官。看不顺眼的,必赢亚洲366.net都会去说两句吧。

  李敖:我就是要证明的不。说是只要年满40岁就可以竞选,但你去参加,却得交25万张签名盖印、正反双贴身份证复印件的联署表和约人民币400万的现金。高门槛卡死了你。

  李敖:写微博是我最在行的,能在白话文中巧妙安排文言文,没有人能比得上我。就是140个字的太短了,有种飞机刚起飞就下降的感觉。但是这是很好的工具,很快就能开来。

  李敖:基本没什么对手,斗了一辈子,我有自己的方法。不管怎样,我不和别人动气。我一直:喜欢你喜欢的,打败你不喜欢的,活过你讨厌的。就像我老师殷海光,雷震被后,他天天在家拍桌子打板凳,吃饭吃一半站起来骂蒋介石,49岁得胃癌死了。他是学哲学的,一个哲学家得这种病死了,肯定哲学没学好。结果蒋介石活了80多岁,让你的仇敌比你多活近40岁,无论如何你输了。

  “有太多的聪明人,他们的世界里没有狂飙、没有粉彩、没有侠义,也没有星星和文天祥,他们没有理想主义,他们太贫乏了”

  李敖:没有文学,季羡林都算不上国学大师。文坛不够看(指不值得看),跟的现实一样,尤其是文学界和思想界,都有许多先天不足。

  李敖:白话文写得好的不是没有,像章诒和、龙应台,都写得一手好文章,但是思想跟不上,一个像是没落的贵族,一个就是一个臭皮蛋外面裹了个金蛋壳。

  李敖:把鲁迅看成一个坐标,可能在多年前没错。他的白话文写得的确不错,但是现在依然把鲁迅的白话文看成坐标,就只能证明自己没进步,证明自己跟不上时代。所以,依然持有这个观点的,只能证明自己写得不好。

  李敖:我愿意自己是一个坐标,别人看我,对我做出评价,就能看出这个人的水平。对我来说,没有遇到棋逢对手的人,敌人一拥而上,都不够。因为是遇不到了,因为我是一个特例,我自己常开玩笑说,我就是“宫外孕”的产物。

  李敖:文天祥,他的世界里没有成功,只有正气。文天祥46岁就死了,也有一些方面不能算成功。但是文天祥生活上很富足,当时他要投降,照样可以过得很好,但是在气节上,他相当了不起。因为他有自己的。我以前也说过,我们的世界里有星星,它没有,但它有希望;我们的世界里有文天祥,他没有成功,但他有正气。我们不斤斤计较的功利,我们不用事事精算的方法决定取舍和去留。有太多的聪明人,他们的世界里没有狂飙、没有粉彩、没有侠义、也没有星星和文天祥,他们没有理想主义,他们太贫乏了。

  《坐牢家爸爸给女儿的80封信》是李敖在狱中给女儿李文写的书信,全文共80封信,在目录上体现为74封,有几封为相近题材。书信内容语言犀利,文字情深意切、生动活泼,内容旁征博引、幽默风趣。

上一篇:       下一篇: